123

民國五十三年徵信新聞報

躍游海中,剛要握住
岸邊正泛起希望,卻打來六尺巨浪
寡妻七孤,呼天痛哭
人們看得很清楚,好了,有希望了。
林添禎的手與張國權的手接觸到了,有人就在大家興奮的當高興的叫著:「好了兒」,也就在林添禎正要將腰上的繩索的另一端綑紮張國權的剎那間,轟隆一聲,一個六尺高的浪來了,兩個人影都在波浪中消失了。岸上的人們的笑容也被沖散了。
當海面又平靜的時候,林添禎與張國權的距離已被扯得很遠了。
林添禎不灰心,他又一鼓作氣的朝著目標游去,這回他的速度慢了,他的力量已很薄弱。氣候在和他作對,接連著又是兩個巨浪襲來,林添禎的救人希望已成泡影,他被沖至岸邊,他的手在岸旁的岩石上抓著,他想上岸,有人找來一根竹竿想去搭救他,但是竹竿還沒有碰到他的手機,他的身體又被波濤捲走了。
這個時候,張國權的影子已經失去,而林添禎在大海中,也是忽隱忽現。
有人又在喊:「快救這個好人呀!」但是沒有人敢冒險,也可以說,在那個天地中,除了林添禎有這種見義勇為的精神外,又還有什麼人呢?

大家不停的喊著,海浪不停的起伏著,六級風不斷的吹著,林添禎的身體從漸漸的渺小,而慢慢的消逝。
他的太太領著七個孩子,站在人群中哭天喊地,但是人們除了嘆息,除了給予同情,不知應該做些什麼?
大家在沉默的空氣中,望著海,望著天,望著印象中的那個瘦弱的身材。
消息傳得很快,整個野柳半鳥的遊客都知道了,都曉得有一個勇敢救人的人被巨浪吞沒,一萬多遊客沒有心情再去觀賞奇石怪岩,大家都坐在仙女鞋的岩石四周望著遠方,等待奇蹟出現。
天色漸漸的暗了,包藏在人們心中的「希望」緩緩的散去,人們也在時間的催促下,漸漸散去。
野柳村又平靜了,但是林添禎的精神卻在奇岩怪石之間盪漾,也盪漾在人們的心中。(記者趙慕嵩)



野柳的嘆息
五次救人四次成功
本性好義從不受酬

昨天(民國五十三年三月十九日)的野柳村,儘管氣候已經轉晴,但是在那個岩石組合成的境域裏,似乎有一股陰霾盤旋在每一個角落,歷久不散。
因為,一個喜歡幫助人的人失去了,他--林添禎的不幸喪生,給野柳村一百多戶居民,帶來了悲痛。
認識他的人都曉得,野柳村自從被人作為遊覽區後,林添禎曾經先後在大海中救過五次人,其中四次都成功了,而最後的這次,他……犧牲了。
昨天(民國五十三年三月十九日)下午,記者到野柳村去訪問林添禎的家人時,看到他那位七十歲的父親林風發,以及他的弟弟林添祥,還有他的太太和七個待哺的孩子。
想像得到的,這個家已由於林添禎的不幸,而陷入哀傷的氣氛裏,林老先生對記者說,「添禎的體力根本不能和狂風巨浪搏鬥,但是他卻懷著自信的心理跳下去,結果他失敗了。」
林老先生又說:「我們全家人都早就有個預兆,判斷添禎遲早有天會遭到噩運的,但我們又相信好人有好報,可是我們終究猜中了『不祥』的那一面」。
林添禎第一次救人,是在去年十二月(民國五十二年十二月)間,那天有兩位兄弟到野柳遊玩當他們走到後山時,因翻過一座岩石,而失足雙雙落入水中,那個時候,正巧林添禎經過附近,他忘了氣候的寒冷,也忘了患感冒的身體,立刻跳到海裏,因為風浪很小,他很順利的把對方救到岸邊。
林添禎還請那兩位兄弟到自已的家裏,升起火來為他們烘衣服,他們臨行時,掏出身上僅存的三十塊送給林添禎,林添禎卻推辭著說:救人是應該的,如果為了賺錢,我可以利用其他的方法,我怎會用這種應該作的事去賺錢呢?」林添禎的話感動了兩兄弟,以後他們和林添禎結交了要好的朋友。
民國五十三年十八日上午九時許,林添禎和太太林陳雲正在篷內洗菜,忽然他聽到有人喊著:「救人啊!」他放下手中的青菜,順著喊聲奔去,只見一個女孩掉在海裏他很瞭解這兒的地形,這裏的深度約五尺左右,他為了節省時間,衣服也不脫,迅速的躍下去,他在海中浮沉數次,終於將女孩抱到岩石上。
林添禎上了岸,披著濕淋淋的衣服,跑回帳篷,他急呼呼的對太太說:「快點回家取件衣服來給那女孩子穿,不然她會生病的。」
一切都正常了,林添禎又在帳篷內繼續工作,他看到來來往往的遊客,他對太太說:「今天的生意不會差的。」他正在得意,外面又傳來了「有人落水」的喊聲。
林添禎一點也不猶豫,像股風似的奔出去,是一個男學童落下去了。他又是那麼熟練的,自然的,勇敢的跳下去,這回困難多了,已經在漲潮了,他仍是勝利,他上了岸,看見孩子的膝蓋被石頭碰破了,他又抱著孩子到村內去找醫師診療。
林添禎回到帳篷時,已是正午十二時許,這正是生意好的時候,他連忙招攬客人來照顧他的生意。
一點鐘左右,林添禎正在替客人們炒麵,只聽得「不好啦,一個大學生被浪捲走啦!
這股聲音襲入林添禎的耳內後,他忘了招待客人,放下手中的鐵鏟,也不向太太打個招呼,急忙忙的又跑出去了。
任何人不會預料到,林添禎會此去不回,任何人也不會相信,林添禎會在救了那麼多人後,而失去了自已的生命。(記者趙慕嵩)


   一個農人當他播下一粒種子之後,他朝夕盼望的就是「收穫」。這也就是說,大多數的人在作一件事之前,都是在等候著一個「目的」的。
    不過,這些譬喻,將不能用來去形容台北縣野柳村港東五十二號的居民林添禎,因為林添禎的做人態度,沒有包含著一點點的「代價」在內。
    最低限度,本月十八日(民國五十三年三月十八日)他所流露的精神,是讓人欽敬的。
    林添禎為了救一位失足落人的台大學生遊客,而不幸遭到滅頂的噩運。
    在這個世間上,又有幾個像林添禎這種為救人而以自已生命作賭注的人,就因為類似林添禎這樣的人不多,所以他的精神將被人們悼念,被人們深深的烙在印象中,那是永不泯滅的……
    林添禎只是一個小學畢業的野柳村的村民。儘管他所受的教育不深,而他表現出的事實,贏得了一些目睹者的嘆息與眼淚,這些人有大專學生,以及國校教員。
    十八日那天,野柳海岸一帶的氣候是陰多雲,海風六級,雖然不是一個遊覽的天氣,但是遊客卻達一萬五千餘人。
    在一萬餘人之中,有三十六位台大政治系一年級的學生,他們是來作春季旅行的。當他們在奇岩怪石之間正玩得興高彩烈的時候,其中一位名叫張國權(男二十一歲,蘇州人)的同學,因為特別欣賞靠近海邊的那隻「仙女鞋」,於是邀了三位好友攏過去攝影留念。
    張國權首先替別的同學拍了兩張,然後自已也跳上了那塊岩石請朋友代拍,他為了角度美觀,他開始移動腳步向後退,退著,退著……有位同學正要喊他止步,但時間已經遲了,他的雙腳踏著了石面上的青苔,撲通一聲,張國權掉進了大海。
    台大的同學們,以及無數的遊客們見到這種情形,慌了,急了,但不知如何是好,大家只是喊著:「救人呀!救人呀!」
    就在這個時候,就在這個緊要關頭,一個人讓人感到又驚又喜的偉大鏡頭出現了。
    距離那塊岩石約二十公尺的販賣帳篷內,跑出來一個人,他慌慌忙忙的跑到岩石旁,脫下了外衣,又在自已的腰上紮了一根草繩,一位老先生看著他那付瘦削的身材,躭心的問:「你的游泳技術行嗎?
    他使勁的點點頭,他就是林添禎。
    林添禎正要躍下去,台大的一位同學,攏過來拉住他,阻止的說:「浪太大,你不能下去,我們找船來救!」
    「不行,船來的時候,已經太遲了。」林添禎毫不猶豫的,縱身一跳,隨著波浪游去。他對準了張國權曾經出現過的那個方向游去,大家在為他祈禱,為他窒息,但他卻那樣矯捷的游到了目標區。
    為人救人而捨已的林添禎留下的遺孤,他們的生活已因林添禎的去世而面臨苦境。(記者趙慕嵩)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