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林添禎國民學校時代的同學 來信

徵信新聞報 編輯先生:
我與野柳村林添禎先生是國民學校時代的同學。
民國五十三年三月十八日在野柳海攤林添禎先生表現的捨生救人的事實,因得到貴報的詳細報導而換起全國性的敬仰致使好人有好報的結果,因此林添禎先生在天之靈得了安慰,他的遺孀子女亦獲得不限的溫暖。
        想起了二十三年前萬里國民學校只有五學級,全校學生只有一百多名。我與林添禎先生並不是同期生,但當時編制是複式學級(五年生與六年生在同一教室 受一位老師授課所以有一年時間同班讀書的經過。林先生當時是一位活潑快樂的學生,體格是倭一點但很結實。他在學童時間能過了山嶺,由「野柳」走到「萬里」往復有十公里的遠路來上學。因我住在學校對面我很敬佩他。無論夏期熱天、冬期雨天都是很辛苦的路程。他的學業成績是普通,但因他精勤通學,操行良好而得了老師的愛護。畢業後,我幸福的順利升學而搬家離開萬里村。林先生即在野柳村幫助他父親捕魚的家業。
        一離了二十多年,去年青年節我率家眷大小前往童年時期後尚未再去過的野柳春遊。在「女王頭」附近有三千多遊客中走時,突然有人向我招呼。當他村民摸樣的人向我說「黃先生!不認識嗎?我啊,林添禎啊!」我忽然想起二十多年前的林添禎的童顏說「記起住還有以前的印像在你面中,我們都變中年人了。」而握手了一刻才放手。我感謝他在數千人中向我招呼的熱情,又敬服他的眼先能認識分離二十多年的我。

1964年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